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廉政在線 > 工作動態 > 正文
砥礪前行,青春不悔!
來源:內江日報 日期:2019/7/3 9:35:54  48

內江,幾日連綿雨。

窗玻璃上映出的臉孔,臉腫皮泡、疲態盡顯。

這是連續加班的第十三天,已近深夜十二點。

桌子上累累疊疊的資料、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待辦事項,分明還提醒著我:“同志仍需努力!”

我的視線落在顯示屏旁邊的相框上——陡峭山壁上8名干部前后幫襯著在攀爬上山,照片底部的注解寫著“為脫貧攻堅提供堅強紀律保障,紀檢監察干部一直在路上”。

這是一張中國紀檢監察報“我拍頭版照”的封面照,常讓我想起自己初心之旅開始的地方——那個平均海拔3000米、天特別藍、空氣格外清新的涼山州越西縣。

2013年,剛剛大學畢業的我,揣著一顆熱騰騰的壯志雄心,義無反顧地撲進了越西縣。接下來的四年時光里,那一條條車子不能通達的山間小路上,是我瞅著一筐筐好像永遠也吃不完的土豆時的焦躁,是我許久不能穿上一條美麗的碎花裙的失落,是我十幾天不能洗澡之后對自己的嫌惡,是我從馬背上狠狠摔下來的疼痛……

為什么沒有放棄?

沉默大山里間歇響起的蟲鳴、篝火旁同事們臉上忽明忽暗的堅毅、孩子們一張張純真的笑臉、彝族老鄉們一句句的“小何,卡莎莎,小何,瓦吉瓦”……

我知道,那個時候的我,一定是將目光落在曲木伍哈那里,并且堅信著自己可以成為下一個曲木伍哈。

2016年冬月,我們接到舉報,說當地大姓家族中的一戶村民不符合貧困戶標準。面對大家的好心勸阻,曲木伍哈絲毫不顧忌得罪大姓家族成員的后果,堅持讓我約好查訪時間后,就帶著我爬上了核實貧困戶情況的山路。凜冽寒風,割得皮膚生疼;荊棘野草,扒開一簇走一步;滿地的暗冰,滑得我們幾乎是手腳并用。十幾公里的山間小路,迂回曲折,四五個小時的跋涉,膝蓋、胳膊肘已經摔腫,手上滿是沁血的傷痕。那個時候的我,又冷又累又餓,但想著自己到底還是年輕人,前面開路的曲木伍哈尚且一臉堅定,我又怎好意思多抱怨一句。

可是,當我終于抵達終點,指望著能喝上一口熱水、坐下來歇一歇腳時,那緊閉的大門,故意爽約下的“閉門羹”,讓我壓抑一路的委屈簡直奔騰成憤怒,決堤而出。對比我的失控,曲木伍哈卻像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一般,十分淡然。他招呼著我找個避風的角落蹲下來,就將身上的查爾瓦披到我肩上,又拿出準備好的土豆分給我吃。或許是他的淡然感染了我,也或許是那查爾瓦溫暖了我,那一刻,我甚至覺得,正如蟲鳴打破了大山的沉默,這綿延山群下暗藏著的蠅貪蟻腐,也應該用曲木伍哈這樣的初心去打破。

是啊,只有這樣的初心,才可以讓他這么一個普普通通的紀檢干部,在面對項目包工頭的恫嚇威脅時,依舊硬氣地挺立在群眾利益之前;在面對親戚朋友罵出“無情無義”之時,依舊板著臉嚴肅查處了時任村書記的親弟弟……

我不如他,我不是曲木伍哈,我會委屈、會發脾氣、會哭泣。但回到內江的我仍舊是一個紀檢人,我得繼續向前,我可以成為下一個曲木伍哈!

這么一想,鍵盤上的十指又充滿了力量……

(市中區凌家鎮紀委 何秋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