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

· 祖國,我們為您歌唱  [2019-07-03]

· 紅船詠  [2019-07-01]

風起南湖,義聚紅船。烈烈華夏,一炬燎原。繼炎黃龍騰大志,劈荊斬棘;蕩九州烽火煙霾,一往無前。舉主義之旗幟,耀四海以啟民;點真理之微光,照五洲以籌略。

· 夏日炎炎  [2019-06-27]

夏日氣溫炎熱逼人,陽光強烈耀眼,有時甚至烤得人大汗淋漓、頭暈眼花。我不由得想起多年前難以入睡的那些日子。

· 醉倒在酒局里的一把手  [2019-06-27]

索寶柱是土生土長的基層干部。他善唱歌、愛打籃球,在下屬眼中“文武雙全”。加之他說話幽默,樂于助人,善于做干部思想工作,所以口碑一直都不錯。

· 新時代國有企業紀委如何有效履行監督職責  [2019-06-14]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國有企業黨的建設工作會議上指出,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是國有企業的根和魂,是我國國有企業的獨特優勢。

· 常見職務犯罪解讀 | 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  [2019-06-14]

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是指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或者非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違反保守國家秘密法,故意使國家秘密被不應知悉者知悉,或者故意使國家秘密超出了限定的接觸范圍,情節嚴重的行為。

· 這個詩人的詩魂,正是新中國的詩魂  [2019-06-14]

“一唱雄雞天下白。”讓我們從毛澤東詩詞開啟我們的70年文學之旅。

· 隱瞞事實騙取村集體資金,是否構成貪污罪?  [2019-06-14]

典型案例:林某,系國網冀北電力有限公司某供電分公司A供電所甲營業站站長。隋某、趙某、王某、周某、李某均為A供電所甲營業站電工。

· 把對中國歷史的認識提升到更高水平  [2019-05-30]

習近平同志在致信祝賀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歷史研究院成立時強調:“重視歷史、研究歷史、借鑒歷史是中華民族5000多年文明史的一個優良傳統。

· 解讀︱這些人為何會構成挪用公款罪  [2019-05-30]

“挪用公款206萬元潛逃17載終被抓”“平均10天一次他為何能71次挪用1000余萬公款賭博”“‘90后’會計挪用數百萬公款的背后”……今年以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多篇涉及挪用公款罪的案件報道。

· 李白與賀知章的友情  [2019-05-30]

唐代大詩人李白,在我國可謂家喻戶曉。他創作的詩歌,文辭優美,豪放飄逸,想象豐富,是盛唐詩歌的星空中一顆璀璨的明星。

· 在吹捧中迷失 在物欲中沉淪——云南省有色地質局原黨委書記、局長郭遠生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2019-05-30]

云南素有“有色金屬王國”的美譽,豐富的礦產資源,是云南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柱之一。一代代肩負勘探找礦重任的地質人,為云南經濟社會的發展付出了辛勤的勞動和汗水。

· 充分發揮黨建對基層社會治理的引領功能  [2019-05-17]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黨建對基層社會治理工作的引領功能。

· 常見職務犯罪解讀 | 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  [2019-05-17]

我國刑法關于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的規定是在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一款和第二款:“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較大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數額巨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

· 交流互鑒讓亞洲文明多彩而豐富  [2019-05-17]

小麥起源于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的安納托利亞高原,水稻最早在中國的長江流域種植,棉花則出自印度河、恒河流域。

· 這筆8年后補借條的750萬元,是借款還是賄賂款?  [2019-05-17]

張某,于2002年至2013年間任A市某區區委書記。其間,張某為該市甲房地產公司在項目開發、資產購買、規費緩繳等方面給予了很多關照。2006年底,張某向甲房地產公司負責人孫某提出其子張小某要投資某項目,向其借750萬元。

· 執規必嚴 使黨內法規真正落地  [2019-05-07]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8月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指出:“依規治黨深入黨心,依法治國才能深入民心。

· 常見職務犯罪解讀 | 介紹賄賂罪  [2019-05-07]

我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二條是關于介紹賄賂罪的規定:“向國家工作人員介紹賄賂,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 蘇軾的房子  [2019-05-07]

蘇軾是真正的有名有家。一舉成名之后聲望不衰,少年時期居住過的房舍也備受重視,經過多次重建和增修,早已成為專門的紀念場所。

· 他為什么經不住金錢豪車的誘惑  [2019-05-07]

權力是一把雙刃劍,隨著權力的增加,黨員領導干部面臨的誘惑也會更多。個別人沒能在誘惑面前站穩腳跟,而是被糖衣炮彈擊倒,成為金錢的俘虜,把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當成私器,突破了紀律和法律的底線。